一秒记住【久久小说网 www.9txt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小饭店声音嘈杂,食客众多。

    偶有人较为激动的拍几下桌子。

    方年的试探得到了应有回应后,嘴上连忙道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是我误会了,可能是最近自我感觉太好。”

    陈清慧嗤笑一声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薇语没插话,方年也不会去跟陈清慧讲道理。

    更不会说什么:因为她话里话外歧义明显,才认识几天啊,就挖根究底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清慧最后吐槽的那句,听起来总有点打抱不平的味道。

    所以,这么看来,大概可能也许是陈清慧在替陆薇语打抱不平?

    虽然这是方年的猜测,但他感觉很接近事实。

    正好服务员上菜,这个话题就这么略过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饭后,陆薇语赶紧去结了账。

    正好陈清慧的男友打了电话过来,她便先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陆薇语跟方年大眼瞪小眼,还是陆薇语先开口:“要不一起散散步?”

    方年欣然同意:“外滩那边太热闹,这边还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这个季节申城天气炎热,室外温度动不动三十五六,入夜吹吹江风,还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平排走在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陆薇语小声说道:“小慧其实没有别的意思,她从小记忆力都好,所以一直自信,你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方年耸耸肩:“不好意思,我的确是有点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补充道:“像我这种记忆力不好的人,确实没法理解,可能容易误会。”

    陆薇语轻笑了下:“她其实就是嘴上说说,记性不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说,上辈子也没这回事啊!

    敢情是年轻时自封的?

    但回头一想,方年又觉得女人有时候确实对细节很敏感,比如关秋荷也觉得陆薇语眼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闲聊几句后,陆薇语忽然语气认真的道:“我发现你好像不怎么会迷茫,也不会有太多感慨,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接着又说:“像是吴尘的事情,又或者实习,要不是你之前提醒我,可能我现在就得挨饿。”

    方年好奇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陆薇语解释道:“之前我说过那个岗位很诱人的单位,乱扣工资,用实习报告威胁人。”

    方年不解:“这样的话,直接走换下一家就是。”

    略顿,陆薇语小声说道:“可人有时候要强的呀。”

    方年呵呵笑了声:“那就是活该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是上辈子没来得及骂的话。

    敢情之前陆薇语扯出来往事安慰他,是因为这个原因,活该!

    不过要强也不是坏事,否则陆薇语前世也没办法那么优秀。

    接着方年说了下去:“我说过的,像吴尘小朋友在我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中,不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我小时候,父母有时外出务工一年都不回家,只有外公外婆带着,肯定会主动给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,比如煮猪食,割猪草,种田割禾。”

    最后望向陆薇语,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所以我没有可感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陆薇语沉思片刻,斟酌着问道:“可是你不会想过因为感同身受,所以去努力帮助她吗?”

    接着陆薇语又飞快的道:“不对,不对,这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年没有回答,反而及时止住话题:“你没想明白应该怎么表达时,就先想,一直想不明白就一直想,不用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吴尘现在有学上,挺好的。”陆薇语忽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年也跟着在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道:“看来跟之前猜测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陆薇语从未去过农村,所以6月份的公益志愿活动对她触动很大,而前世没有方年的参与,后来又有实习工作上的压力,经历了更多的事情,学会的永远对生活充满希望……

    ……这个刚刚入夜的晚上,陆薇语跟方年走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话题稍微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之后却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主要是陆薇语讲一些她生活里的小趣事。

    “有天去换班时,见到一个小朋友,跟她爸爸来的,她嫌蛋糕不好吃她爸爸还一直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肯定那个小朋友都快哭出来了,跟她爸爸交代自己偷偷放了芥末,还好她爸爸没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叽叽喳喳的声音,却因清脆动听而令方年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之后,方年白天忙着练车,晚上偶尔写一写东西。

    在转移到新电脑上的《我的重返人生》文档中,输入了新的章节名:

    第二章:那个马尾姑娘的笑容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8月26日,方年赶了个大早从申城回家。

    经过八个多小时的颠簸,终于回到茅坝。

    月余不见,贯穿茅坝的那条烂泥巴路,已经被硬化过的水泥公路取代。

    当方年骑着摩托车载着方正国进入茅坝范围后,咂咂嘴感慨:“干净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方正国抿嘴道:“那确实,十几天就修好了,组上还立了碑记,在茅坝桥边。”

    方年问了句:“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十三万多一点,组上平摊了三万多,顺便就把茅坝桥重修了。”方正国道,“要不然春上的雨水太多,容易淹桥。”

    茅坝桥是河对岸通往老方家几户人的过路桥,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这次剩余的资金方正国主张不要退回来,于是干脆重修桥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重返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涔呬箙灏忚缃懼晃髡咄得男∷到行;队魑皇橛阎С滞得⑹詹我的重返人生最新章节